《公司法》第16条规定,公司具有担保权利能力,包括对内担保,意思是公司为公司的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该担保的成立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的决议表决过半数通过,且被担保人不能参与该担保事项的表决。对外担保,意思是公司作为整体,为其他人做的担保,需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来表决通过。

公司对内担保,争议不多,争讼多出现在公司对外担保的有效与否问题上,突出表现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超过公司赋予的权限而对外进行担保。

需要明确的是,公司作为独立法人,法律拟制“人格”,享有权利能力并对外独立承担责任。股东履行及时足额缴纳认缴出资的义务,以出资额为限对外承担责任。公司之所以享有独立的人格,关键在于其能作出有效的独立的意思表示。

《公司法》第16条规定的担保事项的程序性限制,是为了规范公司内部的意思形成,使之符合团体法律行为的逻辑。也即公司对外担保若不满足前述程序要求,则其并非公司行为,对公司而言,法定代表人的担保行为因欠缺公司意思而不成立。

此时,要依据相对人是否善意来区分对公司的效力问题。

最高院《民法典担保制度司法解释》第7条规定了公司法定代表人越权担保的效力和责任,区分了相对人善意与否情况下,担保合同对公司的效力以及责任问题。

所谓“善意”,并非我们日常理解的内心善良或单纯的相信。而是在订立担保合同时不知道也不应当知道法定代表人越权。“不知道也不应当知道”表现为已对法定代表人的权限进行了合理的审查,尽到了一般的生意人的审慎义务,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对法定代表人的身份是否进行了形式审查;

(2)对公司的决议是否进行了审查;

(3)公司章程中是否有权限限制;

(4)决议上面是否有股东签字;

(5)是否有公司印章等其他合理审查。

不要求上述情形均符合,只要能证明尽到合理审查义务即可,法律对此要求不苛刻。

相对人善意的,可依据《民法典》第504条,主张表见代表的效果,该担保行为作为代表行为对公司发生效力,公司承担担保责任。

相对人不善意的,担保合同因非基于公司意志而对公司不发生效力。担保的无效责任则依据最高院《民法典担保制度司法解释》第17条的有关规定处理。

当然有一般就有例外,公司对外担保一般情况下是需要以公司意志形成公司决议的。而特殊情形下,公司对外担保无须决议即应承担担保责任,分别为金融机构开立保函或者担保公司提供担保的;非上市公司为其全资子公司开展经营活动提供担保的;担保合同系由单独或者共同持有公司三分之二以上对担保事项有表决权的股东签字同意的。

因此,不管是作为担保人还是担保权人,当事人涉及到公司时,一定要注意法律对公司担保的程序性限制,降低担保无效的风险,最大化的维护自身的权益。作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你也一定要按照程序来行使代表权,合法行使自己权利和义务,避免给公司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给自己带来风险。

相关知识